据山东省纪委消息:日前,经山东省委批准,山东省纪委对省纪委委员、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牛启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  经查,牛启忠违反廉洁自律规定,非法占有公款,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贿赂。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  牛启忠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规定,经省纪委、省监察厅研究并报省委、省政府批准,决定给予牛启忠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山东省纪委)(原标题:山东省工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牛启忠被"双开")编辑:

新华网北京5月19日电(记者卢国强)从2015年6月1日起至2016年4月10日,北京市核发号牌的纯电动小客车将不受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限行措施限制。这是记者19日从北京市交管部门了解到的。  北京市交管部门发布《关于纯电动小客车不受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限行措施限制的通告》规定,不受限行限制的纯电动小客车是指,以可充电电池作为唯一动力来源、由电动机驱动的小客车。  2014年9月1日以前登记的纯电动小客车(不含出租车),由于核发的机动车行驶证无法区分是否为纯电动小客车,需在2015年6月1日前,由车辆所有人携带相关手续资料到北京市六个车管分所集中办理换领行驶证手续。编辑:

昨天下午3点多,俄罗斯乌拉尔国立交通大学科研与外事副校长步澍耶夫、该校国际关系部专家步澍耶娃一行,专程来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捐赠了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首位牺牲烈士涅日丹诺夫的档案资料影印件。该馆馆长张鹏斗高度评价了这些资料,认为这些资料非常珍贵,对于人们了解、研究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的历史非常有意义。现代快报记者 顾元森    78年前,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来华与中国人民并肩抗日。今年5月份,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披露,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在南京上空打响首战的日期是1937年11月22日,首位牺牲的烈士身份得到确认,是24岁的苏联空军中尉涅日丹诺夫·尼古拉·尼基福罗维奇。不过,关于涅日丹诺夫的资料非常少。最近的一份资料是1989年苏联驻上海总领事馆给江苏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的致函,列出6名1937年在南京阵亡的志愿飞行员名单。其中,最早牺牲的是涅日丹诺夫,1913年生于乌拉尔州伊尔比茨克区伊尔比特市,1937年11月22日在南京空战中阵亡。而国内关于涅日丹诺夫的详细资料却没有。  据了解,涅日丹诺夫的名字早已刻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上。    今年5月份,得知国内要查找关于涅日丹诺夫的资料,俄罗斯乌拉尔国立交通大学两位留学生开始搜集关于涅日丹诺夫的资料。他们专程驱车4小时,抵达了伊尔比特市,先是来到伊尔比特市户籍管理处。但经过一个小时的查询后,工作人员告知,查不到涅日丹诺夫的资料,更没有其亲戚的联系方式。两位留学生又来到当地政府、文史等多个部门查询,但都没有找到。  就在寻访工作没有头绪时,伊尔比特市户籍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又告知两位留学生,他们再三核实,找到一条线索,户籍处以前曾拥有过一批阵亡烈士资料,但这些资料已经转交给当地的博物馆了。两位中国留学生再次驱车赶往伊尔比特人文历史博物馆。该馆馆长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得知来意后,非常热情,经过查询,终于在该馆找到了涅日丹诺夫的档案材料。  档案中,有一份数张纸的涅日丹诺夫的生平简介。而且档案中还记录了涅日丹诺夫牺牲于1937年11月22日的空战,并被苏联授予红色勋章一枚。    在涅日丹诺夫的档案中,有4张不同时期的照片,而此前国内并没有他的任何照片。在这4张照片中,有一张他童年时代一家三口的照片,看上去温馨甜蜜,而青年时代的涅日丹诺夫则是一身戎装、金发碧眼。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说,涅日丹诺夫的飞行员照,应该是他1937年飞往中国前拍摄的,当时只有24岁,这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张照片。  根据档案记载,1938年,当涅日丹诺夫牺牲的消息传到家乡时,他的老母亲涅日丹诺娃·芭拉斯科维娅·戈尔杰耶夫娜悲痛欲绝,但她也为儿子的英雄事迹感到自豪。后来,涅日丹诺娃一直居住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的普希金大街,也就是今天的叶卡捷琳堡市,后来去世。目前英雄的直系亲属都已不在人世,如果还有一些亲属的话,估计只剩下侄孙辈了。  昨天下午,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馆长张鹏斗从乌拉尔国立交通大学科研与外事副校长步澍耶夫手中,接过涅日丹诺夫的档案资料影印件。张鹏斗激动地说,此前关于南京保卫战中苏联志愿航空队烈士的资料很少,此次获赠涅日丹诺夫的珍贵资料,对于该馆很有意义,能让人们了解更多关于英雄的事迹,记住以前那一段血与火的岁月。  对于涅日丹诺夫的档案资料,苏联援华首战日期史实发现人、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人员胡卓然认为,这是烈士的完整档案和肖像照片的首度发布,填补了史实的空白和缺憾。胡卓然说,在今后编史修志时,也将把英雄的生平载入城市史册。他说,此前已经有充分的资料证实,涅日丹诺夫是苏联援华航空首战中,首位在空战中牺牲的烈士。但是,关于烈士的生平情况此前没有发现任何档案,烈士的照片也没有被发现。此次英雄的档案资料来到南京,很有价值。  南京师范大学经盛鸿教授认为,南京获赠涅日丹诺夫档案资料,意义重大,中国人民和俄罗斯人民在反法西斯和军国主义的战斗中相互支持,并肩战斗,用鲜血和生命凝成了战斗友谊,涅日丹诺夫正是这种友谊的典型代表。 编辑:

中新网6月8日电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中央气象台6月8日6时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江南华南西部等地有强降水,其中,江西浙江等地有大暴雨;此外,湖北监利8日阴有小阵雨。  预计,8日08时至9日08时,贵州南部、广西北部和西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北部、安徽南部、浙江大部、上海等地有大雨或暴雨,其中,贵州东南部、广西北部、江西东北部、浙江西部和北部等地的局部地区有大暴雨(100~140毫米),上述地区并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雨强60毫米以上),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预计,湖北监利8日, 阴有小阵雨,20~25℃,偏北风2-3级;9日,多云间阴有小阵雨,21~27℃,偏南风2-3级;10日,多云,22~30℃,偏南风2-3级。  8日08时至9日08时,贵州南部、广西北部和西部、湖南中南部、江西中北部、安徽南部、浙江大部、上海、西藏东南部等地有大雨或暴雨,其中,贵州东南部、广西北部、江西东北部、浙江西部等地的局部地区有大暴雨(100~140毫米),上述地区并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雨强60毫米以上),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9日08时至10日08时,江西北部、浙江中北部、湖南西南部、广西北部、云南东北、西藏东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上述地区还将伴有雷暴、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新疆北部、西北地区中东部、内蒙古大部、东北大部、华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雨,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10日08时至11日08时,贵州南部、云南东北部、广西北部、湖南中部、江西北部、浙江中北部、上海、华北东北部、内蒙古东部偏南地区、辽宁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其中,贵州西南部、湖南东部、江西西部等地的局部地区有大暴雨(100~120毫米);上述地区并伴有短时强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原标题: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预警 江西浙江等地有大暴雨)编辑:

南都讯 记者刘佳 今天(10日)上午9点30分,郭美美、赵晓来涉嫌开设赌场案在北京东城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根据现场传回的直播图片,郭美美被押解进入法庭前脚上戴有东西。有网友认为她戴的是脚镣,专业人士澄清说,郭美美戴的叫脚锁,也可称为软脚镣。  根据北京东城法院的直播图片,郭美美在庭上身穿白色上衣、黑色长裤,并没有穿囚服。对此,北京法院网官方微博回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关于刑事被告人或上诉人出庭受审时着装问题的通知》规定,为进一步加强刑事被告人人权保障,彰显现代司法文明,人民法院开庭时,刑事被告人或上诉人不再身着看守所的识别服出庭受审。    今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针对社会热议的被告出庭受审是否要穿“囚服”的问题,意见作出明确回应:“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    最高法司改办主任贺小荣曾表示,犯罪嫌疑人是被指控的对象,并未确定为罪犯,“不能给他打上符号、标注等有罪标签。”    此前,房祖名因为容留他人吸毒在东城法院受审、刘志军因受贿、滥用职权案在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审,以及雷政富因受贿案在重庆一中法院受审时均没有穿囚服。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辩护律师王甫介绍,一般情况下,刑事案件疑犯在押解途中戴手铐属于常见现象,而戴脚镣则较为罕见。一般来说,只有死刑或其它重刑疑犯才要佩戴脚镣。郭美美案虽然属于刑事案件,但罪不至此,为什么要给她戴上“脚镣”呢?    南都查阅《公安部关于看守所使用戒具问题的通知》发现,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犯,可以使用戒具:    (一)经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的,或二审维持原判等待复核的;    (二)有明显迹象表明可能行凶、暴动、脱逃、自杀的,或已发生这类行为需要防止其继续实施这类行为的;    (三)严重闹监,非使用戒具不足以制止的;    (四)被押解、提讯、出庭受审或者出所就医等途中,需要戴戒具的。  北京区级法院一位内部人士对南都分析,被告人受审期间可能情绪波动,致使产生脱逃的念头。而曾有相关调研显示,脱逃案中,一般财产型的和暴力型的刑 事被告人脱逃占多数。靠犯罪手段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容易形成贪婪、狡猾的心理,有些刑事被告人,犯罪后不思悔过,寻思报复办案人员、报复社会,因而伺机脱 逃。      南都接近北京公安的人士了解到,郭美美今日所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脚镣。    真正的脚镣,也被称为“重脚镣”,由于十分沉重,走起路来非常困难,一般是为重刑疑犯准备的。  今天郭美美脚上戴的叫“脚锁”,链子是外包胶皮的钢丝,两边有两个类似手铐的环状物固定在脚腕上,中间由一截类似电线的绳索连接,也叫“软脚镣”。这 种“软脚镣”是北京法院吸取近年来国内其他法院在提押时发生被告人脱逃、自残等事故教训采取的一项既能保证安全又非常人性的新措施。“软脚镣”由北京市高 院法警总队统一配发,除死刑犯须戴传统“重脚镣”外,非老小病残等特殊情况的被告人在提押时,均要戴“软脚镣”。在法庭受审时不再戴,会解下,但在提押途 中必戴,防止脱逃自残。  律师王甫告诉南都,这种轻巧的约束性“软脚镣”可以在不伤害被告人身体的情况下,最有效地防止脱逃等情况发生。    “而事实上,国外一些国家近年来也习惯使用这类戒具约束疑犯,应该说,北京相比于国内其它地方,更接近于‘国际潮流’,的确是进步了。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3-08 13:25:40